想要“灾后重建”和防范风险要求的是“不作为”,让时间来消化资本市场高估值,但是想要资本市场的长期良性发展,就必须改革,但改革势必影响到存量,极有可能形成风险。更何况刘士余任期内,金融去杠杆、经济周期朝下、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和民营经济遭遇退场论接连发生,外部环境的复杂性势必传导到资本市场,普通股民不会去探究复杂性,而刘士余和他影响到存量的改革政策却非常容易成为“背锅侠”。

价值投资者总是忍不住过早抄底,李大霄也是自2015年8月就提出了婴儿底,此后经历了长达3年多横盘和下跌,李大霄也背负了巨大压力。但实际上,当前诸多蓝筹股的股价已在当年之上。